佛系网易也裁员,为何不淡定了?
分类:TMT 热度:

环球财经要闻 也行

一向沉稳的丁磊,也不淡定开始重拳裁员了。
 
2月27日,据《财经》报道,网易在2019年前后都曾进行了一次组织升级和调整。与业务调整相伴的是新一轮较大幅度的裁员。一位网易严选内部人士表示,严选在2019年春节前就已经裁了一拨,“听说今年还要继续裁,考拉那边据说也正在裁,我们内部现在也是人心惶惶”。
 
对此,网易公关部回应称,公司确实正在进行结构性优化,未来会更加聚焦,以便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和组织效率,充分发挥网易差异化优势,适应更长远的市场竞争。
 
但问题是,裁员真的可以解决网易的危机吗?
 
机构大调整:多部门传出裁员
 
据了解,此次网易的组织机构有较大调整,电商业务网易严选脱离了邮箱事业部,教育产品部脱离了网易杭州研究院,公关部脱离了市场部,且均由原先的二级部门升级为一级部门。其中,原本隶属于网易杭州研究院,拥有网易云课堂和MOOC等产品的网易教育产品部从网易杭州研究院剥离,并计划与在北京,同样是教育业务的网易有道进行业务合并。根据公开信息,2018年4月网易有道完成了首轮融资,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达11.2亿美元。
 
而据《财经》援引一位网易员工的话称,网易严选裁员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裁员比例接近50%;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300人裁至200人以下;公关部进行了40%左右的裁员。
 
此外,据此前网易员工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称网易严选在2019年除夕前通知裁员,年后还会裁30%,预计从1400人裁到900人,程序员400个人要优化一半。
 
不过,网易严选当时的回应是,网络上所谓的“年后裁员30%”、“从1400到900人”等均为不实信息,称为了不断迎接市场的挑战,网易严选团队从未停止过引入行业人才,也在持续深入调整优化团队,保持团队高水准业务能力。
 
网易创始人 丁磊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王卉彤对环球财经要闻表示,网易此次裁员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资本从一哄而上追逐互联网概念到现在投资更理性;二是互联网行业在高速发展后进入了调整期;三是网易认识到调整才能夯实发展基础。
 
核心业务忧患:电商、游戏业务存在挑战
 
从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表现来看,网易进行业务调整和裁员是早晚的事。
 
2月21日,网易集团公布了2018财年第四季度财报。2018年第四季度营收约为198亿元(约合28.9亿美元),同比增长35.6%,略低于市场预期的29.45亿美元。归属网易母公司的净利润约为16亿元(约合2.47亿美元),同比增长25%。
 
其中网络游戏服务营收为110亿元(约合16亿美元),同比增长37.7%,占营收总比例55.5%;电子商务营收约为67亿元(约合9.7亿美元),同比增长43.5%,电商业务占营收比例为33.7%;反观广告业务仅占3.8%,创新业务占7.0%。从收入构成来看,游戏和电商两块业务为网易贡献了九成营收,成为带动网易营收增长的两匹快马。
 
但上述数据看似“美好”,实际却难如人愿。
 
2018年第四季度,网易电商虽然收入总体不俗,但在营收增速和电商毛利率方面却表现欠佳。一方面,网易电商的营收增速从2017年第四季度的175.2%开始持续下降,到2018年第四季度跌至43.5%;另一方面,网易电商的毛利率也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持续下降,到2018年第四季度已经降至自财报披露以来的最低点4.5%。
 
一位行业人士分析称,网易电商尤其是网易严选的主要问题在于品牌自营,商业模式很重,虽然在一二线大城市小白领之间还有不错的口碑度,但是自主品牌的整体获客成本很高,新用户增长缓慢。
 
“两匹快马”中的另一匹——游戏,也存在挑战。虽然网易在2018年第四季度凭借《明日之后》、《荒野行动》及《第五人格》等多款新手游,实现了110.20亿元的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和37.7%的同比增速,但是受国家监管政策影响,国内游戏版号在2018年很长一段时间内停发,即便网易有一定的游戏版号储备,而且自2018年年底开始,版号审批已重新开启,但变数颇多,比如审核的加严以及审核周期的延长等,这些因素必然会对网易产生重要影响。此外,随着游戏数量的限制,对游戏研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其实,已创立22年的网易和它的创始人丁磊,在大众用户心目中的印象,一向颇为文艺。
在过去多年,网易似乎总能凭借独特的产品定位和文案情怀占据互联网语境主动权,戳中用户心中柔软的部分,这从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网易严选的独特选品、网易戏精的刷屏式营销中可见一斑。
 
但也正是因为网易内部这种产品体系的零散化,让网易在当前遭遇新的危机。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13.86亿元,同比增长14.2%,而这块业务的毛利率已经连续5个季度为负数。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互联网行业寒冬来临
 
从2018年末至今,多家互联网巨头纷纷被传裁员,网易也没能幸免。
 
2月15日,滴滴的月度全员会上,滴滴CEO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2月19日,有媒体报道,京东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此后这一消息得到证实,京东方面表示:“消息属实。京东集团正在积极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旨在盘活资源、充分发挥组织活力,为多元业务的发展保驾护航,以实现有质量的增长。”
 
按照京东目前的人数(18万)来看,预计此次将淘汰的高管数量在几十到一百人左右。一般而言,企业末位淘汰的比例在通常在5-10%左右,而京东此次调整幅度已经逼近了这个比例的上限。
 
2月19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斗鱼北京分公司所在的优盛大厦7层多个办公室已人去屋空,员工寥寥无几,而在18层,只有一间办公室有部分员工。这已不是斗鱼第一次传出裁员消息,早在2018年底,斗鱼深圳分公司海外部门大量裁员的消息传出,而斗鱼方面当时回应称深圳团队只是斗鱼某个业务线上几个团队中的一个,此次属于团队正常的优化调整。
 
根据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统计:2018年第四季度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3%。2018年第三季度招聘需求人数出现了近8年来首次同比和环比均下降的情况。
 
资本市场收缩、行业增长乏力、自身业务调整是裁员潮的主要原因。在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互联网公司为了能够度过“寒潮期”,大部分选择通过裁员来缩减开支,进一步降低人力成本和运营支出,开源节流,降本提效。
 
但在行业人士看来,人力成本和运营支出不是网易最大的问题,关键问题可能是,在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转向产业互联网并聚焦人工智能的当下,网易还拿不出响当当的王牌技术和产品,也未见其有向B端转型的决心,在消费互联网红利退潮的时候,日子必然会难过些。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