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量不过关、产品抄袭,备受质疑的名创优品能否成功IPO?
分类:快消 热度:

环球财经要闻/也行

“物美价廉”的名创优品,准备冲刺IPO了。
 
6月25日,据相关媒体报道,名创优品正在策划IPO,筹资大约10亿美元,上市地点可能在香港或者美国。
 
名创优品由日本设计师三宅顺也和中国企业家叶国富,于2013年在东京共同创办,五年时间全球开店3500多家。在传统零售行业日渐式微、电商崛起的时代,名创优品仿佛一直都置身事外,闷声搞线下建设,扩张成了实体零售连锁巨头。
 
但名创优品这个logo酷似优衣库、装修和产品风格紧跟无印良品的品牌,一直贴着“山寨”、“低配”、“抄袭”等标签。虽然此前在线下玩的风生水起,海外扩店也如火如荼,但如今想要上市,恐怕也是困难重重。
 
高歌猛进
 
名创优品官网显示,目前已与包括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新加坡、阿联酋、韩国、马来西亚及中国香港、澳门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达成合作,平均每月开店80-100家。
 
名创优品门店遍布图

据了解,每家店铺的SKU数量控制在3000个左右,产品线覆盖生活百货、健康美容、创意家居、食品、饰品、纺织品、文体礼品、数码配件、精品包饰和季节性产品十大品类,其中定价10元的商品占据了50%以上的比例。
 
名创优品成立至今,大致经历了3个阶段。2013-2015年为品牌创立期,据悉,2014年底,其门店数量就超过300家,主要集中在广东地区。2015年为全球扩张期。这个时期公司在加速向全国各地拓展的同时还开启了全球化战略。当年店铺数量超过了1000家,营业收入达50亿元。2016年至今为研发驱动期。在这个时期,名创优品基本维持每月80-100家的开店速度。与此同时,公司产品的自主研发也在加速,不断有新品推出。。
 
然而,名创优品的野心并不止于此,其还在计划到2022年进驻100个国家和地区,年营收达1000亿元,在全球门店达10000家。
 
支撑名创优品门店疯狂扩张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直营+合作+加盟的经营模式,在名创优品的门店中直营店占比约 10%,合作店占比约15%,加盟店占比约75%。二是低成本、低毛利、低价格的商业模式,这方面取决于其对供应链上的把控力。据了解,名创优品实行独特的供应商合作模式,以量制价+ 买断定制+不压货款。目前,公司已经与800多家供应商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
 
凭借上述模式,名创优品从创立以来一路狂飙。2015-2018年,名创优品营业收入分别为50亿元、100亿元、120亿元、170亿元,同比增长100%、20%、41.67%。名创优品成为传统零售行业不可忽视的存在。
 
不过,从近年的营收来看,名创优品或许走到了最辉煌的时刻,此时谋求上市,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实现长远发展。
 
不乐观的市场环境
 
虽然名创优品上市成功与否仍未可知,但面临的挑战确实不少。
 
2019年,名创优品的年会地点升级,地址选在了面积更大、容纳人数更多的保利世贸博览馆。但在这次大会上,名创优品自己却坦言,“今年预计可能是开业以来做得最差的一年。”
 
另外,从上述营业收入数据可以看出,其在2017年营收同比增幅有所收缩,虽然2018年很快“回温”,但2019年业绩却仍是未知。
 
据投中网报道,名创优品的工作人表示,目前有10%的店铺处于亏损状态,并说明是因为选址不理想、租金过高这两方面的原因。实际情况可能更糟,知情人士曾亿欧透露,“根据测算,名创优品有约三分之一的加盟店处于亏损状态,对于这类店铺名创优品另做打算。”
 
“因为大环境原因,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程度的放缓。公司会通过不断实施爆品战略,高颜值、高品质、高性价比三高原则让每一款产品都拥有竞争优势。”名创优品回复。
 
但“爆品战略”并未得到业内人士的认可,类似于“爆款往往昙花一现,很难实现单品的长期走红”的质疑声愈演愈烈。
 
消费者审美的快速变化让“十元店”感到焦虑,虽然抖音等短视频社交媒体的流行给“十元店”增加了带货的渠道,但这对其供应链的反应速度是一种挑战。对于名创优品等拥有几百上千家连锁店的品牌来说,爆款产品的快速更迭对他们并不友好,他们更希望一个单品能够长期走红。相比小店“船小好调头”,大店需要先做决策,然后订货,再给各店铺铺货,这个流程花费时间较长,往往会错失爆款产品上新的最佳时机。
 
NOME家居创始人陈浩曾表示,名创优品的大多数商品都是耐用品,复购率很低。一家店的辐射半径有限,需求在短期释放后,需要用高客单价来保证销售额。“名创优品是金融玩家的游戏,开店数量的暴增反而展露了其加盟成本越来越高、加盟商亏本倒闭、国内扩张速度骤减的多重经营风险。事实上,名创优品多数加盟商很难逃离‘开业3月流水下滑,开业2年出现亏损’的怪圈。”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类似名创优品这样的企业多数采取的是“薄利多销、跑马圈地、融资烧钱摊大饼”的方式,或许总体业绩能快速增长,但也难掩单店利润率较低、管理较粗放等隐患。
 
那么,快速催肥、尽早上市套现就成了这类企业的必由之路。
 
产品备受争议
 
事实上,名创优品面对的不仅仅是上述挑战,其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产品“抄袭”、质量不过关。
 
尽管叶国富并不承认抄袭,认为“在设计界,从来只是互相借鉴,没有模仿。”但是,名创优品自始至今被贴上的“抄袭”“侵权”“山寨”标签不曾撕下。从阿玛尼香水、Dior变色唇膏、到伊蒂之屋修容棒、碧柔防晒霜,名创优品和各家大牌的相似度极高。
 
环球财经要闻查询天眼查发现,名创优品经营方(广东葆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涉及67起法律诉讼,包括涉及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20个、侵害商标权纠纷4个、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19个。曼秀雷敦、乐扣乐扣曾起诉名创优品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屈臣氏曾起诉名创优品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
 
众所周知的便是插画家白关2016年发现,自己的《极简动物园》系列被名创优品印在本子上出售。2017年3月,一审判决白关胜诉,责令名创优品停止销售、赔偿经济损失8万元、公开道歉。名创优品不服决定上诉,二审维持原判。2018年2月,白关申请强制执行,名创优品才在官网发布了道歉函。
 
2018年3月,诺米品牌起诉名创优品旗下NOME家居商标侵权。诺米创始人陈浩称,是叶国富抢注诺米商标权。但叶国富对外表示:“诺米大部分原始团队都是从我们这儿出去的,这里面牵扯到商业秘密的问题,双方也正在打官司,这个事很复杂。”
 
2018年11月,家具品牌PIY创始人沈文蛟发文《大象从不席地而坐!致叶国富先生的一封公开信》,称名创优品旗下MiniHome品牌抄袭PIY的NUDE衣帽架。叶国富当时对外表示:“他们所说的那一款衣架在国外早有了,这属于碰瓷营销,我们也不想多做回应。”
 
除了侵权外,名创优品多款产品质量不过关。
 
中国经济网报道,查阅国家药监局网站了解到,2018年至今,名创优品有三款化妆品被要求“责令改正”。除此之外,名创优品依托多家厂商代工生产化妆品,其中多为规模较小的工厂。
 
2018年年初,宁波市食品药品安全信息公示平台发布的《2017年下半年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化妆品监督抽检结果公告》显示,名创优品一款眼影笔被检出有害物质砷过量。
 
企查查显示,2018年7月,韩国京畿道保健环境研究院披露,该机构在韩国名创优品店铺内收集的橙色和粉红色两款腮红检测出重金属锑超标,被判为不合格。目前,超标产品已被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全部召回、废弃并停止出售。
 
面对上述各种挑战、质疑,名创优品IPO之路或许并不平坦,即使实现上市,如何让自己保持长期稳定的增长,也是其面临的核心问题。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