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多宝、中弘双双陷“困”
分类:快消 热度:

 环球财经要闻   木子

        近日,加多宝与中弘股份重组事件引起大众关注,该事件的发生也让双方纷纷陷于窘境。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加多宝集团及银谊资本将对中弘股份实施债务重组及整体托管经营,注入相关主业优质项目,以化解债务危机,托管期限为5年。
 
       然而仅隔了一天,加多宝官方网站就发出了否认声明,称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签署过《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

       对于加多宝的否认声明,很多人将其关注点聚焦到了加多宝的业绩数据上。根据中弘股份的公告显示,加多宝2015年至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和-5.83亿元。截至2017年底,加多宝资产总计127.15亿元,负债131.68亿元,债务超过总资产4.53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媒体对加多宝2015年至2017年销售额的报道,分别约为250亿元、240亿元、150亿元,显然两组数据有着较大出入。

        而对于中弘股份公告中所显示的加多宝业绩数据,中弘股份称,加多宝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系由加多宝提供给中弘股份,中弘股份已在公告中如实作出披露。
 
两组数据背后的加多宝

        对于两组出入颇大的数据。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分析,2015年是加多宝金罐上市的一年,公司在品牌营销、市场推广方面的投入较大,因此确实有亏损可能。2016年市场投入减少但加多宝大量向经销商压货,所以利润暴增,但到了2017年整体销售不如意,体量全面下降,再度亏损。

         此外有人透露,加多宝终端市场早已有疲软表现。有媒体近期曾报道了加多宝部分地区出现了断货情况,紧接着又有加多宝经销商透露,目前加多宝的渠道流转资金非常乏力,在加多宝总裁李春林上任之后,加多宝下调了进货价格,并试图减小了经销商自己垫付销售费用的力度,此举赢得了经销商的赞许。但在加多宝红罐宣布上市之后,加多宝却又要求经销商支付保证金,将原本让利的部分通过保证金进行了收回。

        “加多宝不爽的是中弘将销售数据公之于众,如果此前口口声声说的200亿收入实际只有100亿,这让加多宝以后怎么面对经销商和客户,有何诚信可言?”朱丹蓬认为,加多宝目前最大问题是资金链,若能借壳上市,内外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事实上,加多宝在此前已经对外确认公司正在谋求上市,早在年初,加多宝就在其官网刊登了“2018-2020年中期发展规划”,其中提到加多宝已启动上市计划,并任命李春林担任集团总裁一职,全面负责加多宝及昆仑山的所有业务。李春林给加多宝确定的未来经营方展及战略目标是,“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至于加多宝为什么会出现在中弘重组计划中,有人认为与在此期间加多宝与中粮包装因“中止供罐”而闹翻有关。据悉,中粮包装是加多宝旗下核心企业清远加多宝的第二大股东。去年,该公司对清远加多宝增资人民币20亿元,从而持有30.58%的股份。

         8月28日,中粮包装在其中期业绩公告中提及,受清远加多宝股权项目中其他相关合作方未能如约履行增资义务的影响,及时调整订单结构,自2018年二季度中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

         事实上,今年7月6日,中粮包装就已正式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王老吉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的加多宝旗下的王老吉公司)等三家公司提起仲裁,要求相关公司如约履行增资义务,并赔偿其遭受的损失。

        加多宝在发展受挫的情况下,有媒体认为,加多宝对中弘股份进行债务重组,意在通过债务重组后,择机将各相关主业的优质项目注入中弘股份,达到曲线上市的目标。但加多宝的否认声明却措辞强硬,表示将通过法律程序查明此事,追究相关方法律责任。
 
中弘借势失败反遭打脸

        而同样处在舆论漩涡的中弘股份,其境况也并不乐现。尽管随着27日中弘股份发布的多方《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28日中弘股份开盘一个小时左右,股价一字涨停,成交1.1亿元。而随着同一天加多宝发布否认声明公告之后,中弘股份紧急停盘。随即而来的便是深交所所要求中弘股份做出相关说明。

        据中弘股份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4.77亿元,同比增加9.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26亿元,同比减少4625.3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12亿元,同比增加163.89%;基础每股收益为-0.1581元。受到上述消息的影响,29日曾出现“地天板”走势中弘股份股价30日以0.91元低开,最后报收0.89元,全天运行继续维持在1元以下,而这已经是其连续第12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了。如果公司股价不能在随后的8个交易日内回升至1元上方,将面临被交易所终止上市的危机。

        回到加多宝与中弘上来。对加多宝在官网发表的声明中所称,公司从未签署过上述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内容毫不知情。中弘股份28日深夜澄清,称公司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实际控制人王永红、财务总监刘祖明,加多宝集团参与人为首席执行官黄伟清,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法人代表邓伯淙8月27日下午在香港中弘国际会议室签署了协议。同时中弘股份强调,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由黄伟清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切事务。

        而对于“中弘股份想借该事件来炒作从而拉抬股价”的质疑,中弘股份称,签署该协议本意是想通过重组来彻底摆脱目前面临的困境,目的就是维护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尽管目前来看,加多宝与中弘股份之间的罗生门,尚不能说清谁是谁非,但双方却因该事件双双陷入发展困境,至于双方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跨过此“坎”,则有待进一步关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