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量采购扩面:“冰火两重天”下的企业博弈与产业变革
分类:健康 热度:

本文转自:亿欧

当前,“由仿到创”无疑是医药行业的一个重大变革趋势。带量采购的扩面,实则是这一市场格局重塑的一个集中写照。在价格持续下降的背后,关于企业之间的博弈也变得更加引人瞩目。

似乎人们还未从去年“4+7”城市带量采购的惊愕中走出来,关于新的集采扩面的风声就一直在医药圈内打转。9月1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正式发布《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而新一轮的带量采购开标日,也最终定在今日(9月24日)。


根据去年的中选情况,25个品种的价格平均下降52%,其中最高降幅高达96%,降幅超过70%的品种共6个。在本次带量采购扩面之前,就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由于国内相关管理部门目前对药企成本已经心中有数,本土企业在扩面时的竞价可能更加激烈。


从结果上看,此次竞标参选企业可谓又一次经历了“冰火两重天”:更多的市场份额与机会,同时也是更残酷的博弈和较量。

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中选名单及价格.png

带量采购扩面,不变的是一降再降的价格


对于此番国家带量采购扩面,市场关注的重点已不再是“以价换量”的模式,而转移到扩面的范围和影响究竟有多大。与“4+7”所涉及的11个城市不同,《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将集采范围扩大到山西、内蒙古、辽宁等25个地区。


数据显示,带量采购扩面共报量46.4亿片/粒/支。从各省(自治区)报量来看,浙江报量占比位居第一,高达16.7%,江苏以12.3%紧随其后;占比在5%以上的省份共计5个,涉及河南、山东、安徽、广东和湖南;占比在1%~5%区间内的,则有广西、湖北等13个省(自治区),而海南、黑龙江、宁夏、青海、西藏5省(自治区)的报量,占比不足1%。


在品种方面,带量采购扩面共涉及第一批试点的25个中标产品。不过,随着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规格增加,此次竞标当中也出现一些相应的规格产品。另一厢,诸如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和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等品种,过评的企业数量也从去年的3家各增加了9个家,其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药企也参与到此次竞标当中。就在9月5日,印度Dr.Reddy`s实验室生产的奥氮平片(5mg,10mg)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其也成为该品种在我国第3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厂家。“(奥氮平片)价格可能会便宜一些,因为印度仿制药在国际市场上还是很有名的,对我们国内也是一个刺激作用。”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指出,印度药企的入局将会产生连锁反应,促使药品价格进一步走低。


此外,带量采购扩面变化最大的一点,则是引进“多家中标”的新规。根据文件要求,原研药与过评品种均可参加带量采购,而申报价格不高于此前“4+7”的中选价格,申报价格最低的3家企业拟中选,并依次交替确认供应省份,供应份额分别是40%、33%、27%。


多方因素推动下,竞标的价格被一再拉低。以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释剂型为例,此次报价最低的企业为齐鲁药业(1.68元/盒,10mg/14片),平均每片为0.12元,与去年“4+7”的中选价格相比降幅达78.35%。


复星医药子公司重庆药友也是压价大军中的一员。对于恩替卡韦分散片,其直接报价0.38元/片,相较于去年“4+7”中标价格0.62元/片近乎“腰斩”。而在氨氯地平的报价上,重庆药友甚至报价0.49元/7片,折合成单片价格仅为0.07元。


这注定是一场不断进退的游戏:上轮集采中标氯吡格雷的信立泰,以及中标瑞舒伐他汀的京新药业,在本轮竞标中都惨遭出局;而华海药业此次参与竞标的7个品种(厄贝沙坦片、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片、氯沙坦钾片、福辛普利纳片、赖诺普利片、盐酸帕罗西汀片、利培酮片),均无一败北。


倒逼创新?竭泽而渔?集采下的医药变革


国内药品集中采购起于1993年。此前,公立医疗机构均独立采购药品,“各自为营”的分散模式容易滋生违法违规行为。在河南省纪委驻卫生厅纪检组推动下,河南省药品器材采购咨询服务中心在1993年成立,该中心由河南省卫生厅主导,确定河南省医药公司等7家批发企业作为药品采购定点企业。


某种程度上看,这种定点采购模式开启了国内公立医院药品由分散采购向集中采购转变的先河。此后一段时间里,四川省药品集中招标挂网采购、广东省药品网上限价竞价阳光采购、福建省基药第七标药品集中采购、安徽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上海市带量采购模式纷纷出现。


2018年国家医保局的成立,则是国内药品集中采购的另一个契机。在其推动下,“4+7”城市带量采购方案出炉,直接搅动了原有的医药市场格局:A股市场医药板块大跌,两天内蒸发上千亿市值。


从“以价换量”的逻辑上说,随着价格的大幅下降,一批仿制药企将逐渐进入“微利时代”。业内人士将这一局面比作“囚徒困境”,而走出困境的方式就是避免
竞争,再往前推演,留给药企的就只有原研创新这一条道路。


但也并非所有人都如此“乐观”。针对“仿制药下去是给创新药腾笼换鸟”的说法,优选资本合伙人陈峰曾在去年撰文指出:“从根本上来说,你真的对国内创新药的高定价和中国支付能力乐观么?现在的医保谈判,不管是国际大药厂还是国内创新药,进来的药价几乎都是全球最低价。没有高定价和高回报的创新药无法匹配其研发和临床风险,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可持续的生态?”


此外,对此次带量采购扩面的中标情况,也有投资人提醒“利空仿制药,不一定就利好创新”。“老仿家的田眼看要荒了,小创家的苗还没长成,有的小创还
天真的想着这事是不是利好自家地里的苗啊……眼瞅着卖锄头卖农资的就涨上天了。”一位医药人士如此说明带量采购扩面的情形。


这多少能从股市的表现得到些许印证。今日上午报价甫一结束,医药板块午后表现开始分化,京新药业跌停,恩华药业跌7%,百济神州、基石药业等创新药股股价也出现小幅下滑,而康龙化成、博济医药等医药外包服务企业纷纷涨停。


当前,“由仿到创”无疑是医药行业的一个重大变革趋势。带量采购的扩面,实则是这一市场格局重塑的一个集中写照。在价格持续下降的背后,关于企业之间的博弈也变得更加引人瞩目。每家药企都要做出自己的选择,而有些落寞色彩的是,在今日集采竞标之前,珠海联邦制药、安徽安科恒益药业、博瑞医药信泰制药这三家选择以“未到场”的姿态,宣告着部分仿制药企的无奈。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